深度|田中精机的多事之冬:主要股东涉内幕交易,定增面临困境,远洋翔瑞案裁决一再延期

美股新闻 1年前 (2021) 123meigu
5 0

深度|田中精机的多事之冬:主要股东涉内幕交易,定增面临困境,远洋翔瑞案裁决一再延期
© Reuters. 深度|田中精机的多事之冬:主要股东涉内幕交易,定增面临困境,远洋翔瑞案裁决一再延期

财联社(杭州,记者 汪斌)讯,刚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田中精机(300461.SZ),可谓“祸不单行”。12月8日晚间,田中精机公告,股东蔷薇资本因涉嫌内幕交易,证监会决定对其立案。

12月9日,公司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此次涉嫌内幕交易和公司没有关系,“监管目前对股东蔷薇资本只是立案,没有定性。我们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的通知,就按照信息披露要求进行披露。”

据公开资料,蔷薇资本为田中精机第五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60%,股权数量约986.75万股。目前全部为质押状态。

除主要股东涉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外,田中精机还陷入远洋翔瑞收购案裁决期限一再延长、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和被监管警示的不利局面。同时,公司今年递交的定增申请面临被暂缓的可能。

曾经的救星“蔷薇资本”

2019年7月20日,蔷薇资本以救星的姿态进入田中精机。彼时,后者正深陷远洋翔瑞收购带来的业绩巨亏、董事内斗的困境。

蔷薇资本的加持,被田中精机和市场看作是一针强心剂。一年后,蔷薇资本的执行董事林治洪被推举出任田中精机董事长。而时任田中精机董事长的钱承林,原本还有一年任期才结束。

林治洪上台两个月后,蔷薇资本选择将所持田中精机股份全部质押,用于为孙公司蔷薇春晓融资提供股权质押担保。原本令人期待的改观没有发生,如今蔷薇资本却涉嫌内幕交易的丑闻。

天眼查资料显示,宁波蔷薇资本于2017年成立,由蔷薇控股100%持股,二者法定代表人皆为林治洪。

截至目前,蔷薇资本共参与对外投资基金9只、参与公开投资17次,未公开投资有29起;从投资范围来看,包括股权融资、天使轮、Pre-A轮、定向增发等,但投资金额大都未披露,涉及互联网、金融、环保、医疗、制造等多个行业。

官网资料显示,蔷薇控股由16家民营企业发起,于2017年7月注册成立,注册资本118亿元(实缴83.8亿元),是一家全新的供应链金融以及资产管理的Fintech平台。其股东有中国民生投资集团,持股8.47%,民生银行董事史玉柱的巨人网络持股2.54%。

据财联社记者查询,林治洪曾任中国民生银行香港分行行长等职位。蔷薇控股的高管团队中,常务副总裁潘欣亦曾任中国民生银行总行处长等职务。因此,蔷薇资本带有明显的“民生系”色彩。

同时,史玉柱实控的巨人投资还参股了蔷薇控股旗下的蔷薇医美,持股比例25.11%。

在蔷薇资本的投资版图中,之江新实业有限公司(简称“之江新实业”)不得不提。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公司,注册资本高达500亿元,由诸多A股上市公司参与,法定代表人为银泰集团董事长沈国军,林治洪亦在该公司担任董事。

在A股上市公司中,除了持股田中精机,蔷薇资本还通过定增持股*ST达志(300530.SZ)。

三季报显示,蔷薇资本和蔷薇控股分别持股*ST达志4.3169%和2.3727%,位列公司十大流通股东中第四位和第五位。其中,蔷薇控股为新进股东,蔷薇资本则增加了持股数量,二者持股比例合计达6.9%。

财联社记者就此事致电蔷薇资本,截至发稿未获置评。

公司定增面临暂缓的可能

除主要股东涉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外,田中精机还面临定增被暂缓的可能。

8月17日,田中精机披露定增预案,拟定增募资总额不超过3.5亿元用于高端智能装备生产基地改扩建项目、新能源智能制造设备创新中心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10月26日,公司发布定增募资申报稿;11月8日,田中精机收到深交所审核问询函,问询内容涉及公司业绩下滑、控股股东股权质押、与远洋翔瑞争议等扎心问题。

根据深交所要求,公司须在十五个工作日内提交对问询函的回复。截至目前已过去25个工作日,田中精机既未披露回复公告,也未发布延期回复公告。公司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关于定增的进展,公司还在和深交所协商当中。但另一种说法是,田中精机此次定增目前或已暂缓,所以暂时不回复。

定增暂缓的原因或许就在深交所下发的审核问询函里。记者关注到,今年上半年,田中精机及子公司受到多次行政处罚,并存在6起重大未决诉讼,其中因浙江龙潇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诉讼纠纷被冻结银行存款508万元。

此外,田中精机于2019年11月对深圳市远洋翔瑞机械有限公司(简称“远洋翔瑞”)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并因远洋翔瑞相关事宜多次被证券监管部门和交易所处分或采取监管措施。2020年11月,远洋翔瑞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11月29日,田中精机因会计差错问题,公司及相关人员被浙江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措施。

函件显示,2021年8月17日,田中精机披露《关于前期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调减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1929.11万元,占更正后2019年度归母净利润绝对值的比例为8.94%;调增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1929.11万元,占更正后2020年度归母净利润的比例为18.41%。

上述行为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证监会令第40号)的相关规定,田中精机时任董事长钱承林、董事长林治洪、总经理兼董事张玉龙、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陈弢被分别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远洋翔瑞并购案仲裁一再延期

田中精机因会计差错问题被警示的背后,源于五年前对远洋翔瑞的并购案。

2016年,业绩连续下滑的田中精机谋求转型,斥资3.9亿元收购了远洋翔瑞55%股权,同时也带来了3.3亿元的商誉。

这场10倍溢价的交易,让远洋翔瑞创始人的龚伦勇夫妇合计套现2.9亿。由于业绩补偿承诺,田中精机让原经营管理团队继续管理远洋翔瑞及其子公司沃尔夫。

三年后,远洋翔瑞业绩承诺没完成,还突然失控了。

2020年3月29日,田中精机公告称,由于子公司远洋翔瑞阻扰公司派出的工作组进场,委派的高管无法进入厂内,且拒不提供财务资料,导致公司事实上失去了对远洋翔瑞的控制,因此决定自2019年11月开始,不再将远洋翔瑞纳入2019年合并报表。

按照当时业绩预报,田中精机2019年净利润预亏9300万元至9800万元,而远洋翔瑞同期亏损超过1.6亿元。如果将纳入合并报表,田中精机2019年亏损将会明显放大。除此之外,田中精机当时还因蹭口罩热点被监管问询。

在此情况下,远洋翔瑞失控的闹剧,让业绩巨亏、蹭热点被监管关注的田中精机有了甩包袱的理由和时机。

于是,田中精机以失控为由,将远洋翔瑞55%股权以1251.93万元出让给公司前四大股东。相较于收购价,这出售价相当于其0.3折;一买一卖间,公司3.78亿元资金打了水漂。

不仅如此,2020年07月,由田中精机前四大股东控制的嘉兴傲林实业,以远洋翔瑞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法院申请对远洋翔瑞进行破产清算。

根据最新公告,田中精机与远洋翔瑞仲裁案再次延长至2022年3月2日。而这已是今年第三次延长裁决期限,原本的业绩补偿款也遥遥无期。

在远洋翔瑞失控以后,田中精机实控人却忙着减持。2019年4月底,田中精机公告了控股股东及董事竹田享司、竹田周司、藤野康成的减持预披露信息,计划减持股份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7.92%。

这一减持比例,恰好和后来入场的蔷薇资本持股比例相同。

在蔷薇资本进入田中精机一年半后,终于有投资者忍不住在互动易上质疑:当初蔷薇资本战略入股的初衷是否已改变?其在公司的发展中除了财务,还在哪方面给予助力?

对此,田中精机只是回应称,“蔷薇资本对公司的助力是全方面的、多维度的。”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