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同城上市首日破发 即时配送还是不是好生意?

美股新闻 2年前 (2021) 123meigu
4 0

顺丰同城上市首日破发 即时配送还是不是好生意?
© Reuters. 顺丰同城上市首日破发 即时配送还是不是好生意?

财联社 | 新消费日报(记者 李丹昱)讯,独立化、公司化运作短短2年多,顺丰同城成功登陆港交所,成就了创始人王卫第四个IPO。

但占据市场份额11%的顺丰同城并没能摆脱港股的“破发魔咒”。12月14日,顺丰同城(09699.HK)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开盘破发。

截至收盘,顺丰同城报14.90港元,跌9.26%,总市值139.09亿港元。实际上,2020年登陆纳斯达克的达达集团(DADA.NASDAQ)也遭遇了上市首日破发,一度跌近30%。

过去5年,即时配送迎来高速增长期,产值已超千亿。无论是菜鸟网络收购点我达、饿了么推出蜂鸟配送,还是达达、顺丰同城先后登陆资本市场,都让即时配送成为快递物流市场中最耀眼的赛道。

然而,顺丰同城与达达的连续亏损,也让业内不断质疑即时配送行业的盈利能力。

“即时配送的成本主要在人力,中国经济发展区域不平衡,决定了企业需要一些灵活的价格机制。”贯铄资本CEO赵小敏对新消费日报记者表示,从整体来看,资本市场相对谨慎,是因为即时配送行业尚未进入成熟期。预计3-5年的时间,即时物流市场才会真正成熟,企业必须具备强大的数据技术支撑、精细化运营和足够的资金实力才能成为标杆。

行业流血前行,是人力成本高企所致?

近年来,本地消费的发展,推动了多元化、个性化的全新消费模式不断产生,并催生出大量即时配送服务需求,即时配送行业在过去5年迎来高速增长期,发展成一个产值超千亿并向万亿市场规模迈进的产业。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即时配送服务行业的年订单量从2016年的46亿单增至2020年的210亿单,复合年增长率为46.0%,并预测到2025年将增至795亿单。

但对于即时配送这个新兴赛道而言,最大的争议就是持续亏损的业绩。

根据顺丰同城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顺丰同城净亏损分别为3.28亿、4.70亿、7.58亿;同期,达达集团净亏损为18.78亿、16.7亿、17.05亿。截至2021年5月的前五个月,顺丰同城净亏损3.58亿;今年三季度,达达净亏损录得5.427亿。

与之相对,顺丰同城在2018年-2020年订单复合年增长率达208.61%。高速增长的单量导致亏损不断放大,成为行业共同问题。

目前,即时配送行业的成本主要集中在配送员等人力成本。

据新消费日报记者了解,即时配送行业的骑手主要分为加盟骑手和众包骑手,加盟骑手为平台将配送业务外包给合作商,由合作商统一管理和支付薪资的骑手,是专业配送人员,配送服务和效率都有较高保障;众包骑手为灵活自主就业人员,时间自由,自主进出平台。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5月31日,顺丰同城有约280万骑手,主要为外包模式,且其前五大供应商均是提供劳工外包服务的企业。2018年、2019年、2020年及截至2021年5月31日前五个月,顺丰同城向五大供应商作出的采购额分別占同期采购总额的39.2%、51.2%、80.2%及86.3%。

达达也不例外,过去几年,达达骑手支付成本也在不断增长:2017-2020年,分别支出15.27亿、19.18亿、26.79亿和47.2亿;今年第三季度,达达的经营支出成本为12亿元,高于去年同期的10亿。美团财报亦显示,截至今年6月,美团日均活跃骑手超过100万人,二季度骑手成本支出155亿元,同比增长53%。

不过,虽然各大平台均要求外包服务商保障骑手五险一金等待遇,但执行效果不一。顺丰同城方面也提示到,监管骑手的法律法规可能会因为当局的变动及作出不同诠释而变化,故其面临不确定性。

除人力成本面临的不确定性外,行业内的“补贴战”也让即使配送品牌成本压力不小。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行业在B端的竞争愈发激烈,补贴也就成为普遍现象,但这种客户往往不具备稳定性,追随补贴更多的品牌。

据闪送相关工作人员分析,在B2C市场下,B端市场以成本为导向,商户优先考虑的的是成本。但在C2C市场下的同城即时配送领域,当消费者面对“急、忙、懒、难”的需求场景时,对价格没有那么敏感。

在美团、饿了么、京东到家已经占据绝大多数流量的背景下,补贴战可以争取的商家空间较为有限。据国海证券研报显示,目前蜂鸟、美团、达达市占已经超过70%。

巨头环伺即时配送赛道

尽管即时配送仍然在发展初期,但巨头已经早早布局。

招股书中,顺丰同城将其定位于第三方即使配送服务商,而将美团、阿里旗下的蜂鸟、达达等划分为中心化平台。

单从数据来看,餐饮外卖仍是目前即时配送领域的主要流量来源,美团以及饿了么旗下的蜂鸟仍占据行业内大部分流量。

根据公开信息,2020年,美团配送日均订单数2780万,蜂鸟即配日均订单数达到450万,达达日均订单数达到290万,顺丰同城日均订单超过270万。

然而,与美团、饿了么、达达相比,顺丰同城缺少流量入口,主要采取通过服务第三方商家建立B2C模式获客。

据新消费日报了解,在餐饮外卖场景中,其客户包括喜茶、奈雪的茶、老娘舅等;近场电商场景中,主要包括绫致时装、小米等。

虽然顺丰无法为顺丰同城带来客流,但从招股书可以看出,其在最后一公里服务中不断为顺丰同城“引流”2018年-2020年,来自顺丰控股的收入占比分别为2.9%、13.1%、33.6%,其中,主要收入来自最后一公里服务,分别占2.0%、8.3%、32.6%,来自顺丰控股的收入增速较快。

值得注意的是,顺丰同城为解决流量问题,开始向此前“有过节”的阿里靠近。

赴港上市前,哈啰出行和阿里巴巴旗下淘宝出现在顺丰同城基石投资者名单中,并分别与顺丰同城签订了业务合作框架协议。

其中,顺丰同城与淘宝中国将在市场营销、供应链、物流及配送服务以及软件技术的领域建立并开展业务合作;顺丰同城与哈啰出行将在硬件及设备领域建立并开展业务合作,主要集中在换电领域。

“相比菜鸟直送于阿里、达达集团于京东,顺丰同城急送有明显第三方特点,不过菜鸟直送和达达集团也不完全服务关联公司,都在搭建开放性平台,因此最终的竞争还是靠服务。”杨达卿认为,淘宝是开放性平台,随着天猫,淘宝直播等多元营销发展,不少高附加值产品也需要即时配送,这是蜂鸟和顺丰同城的机会。

走独立第三方定位的顺丰同城,能走出差异化之路吗?

除美团、饿了么在餐饮外卖业务的绝对话语权外,达达也在京东到家业务的引流下迅速扩张,后者已经成为达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随着以美团、饿了么、达达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行业的头部效应日益加剧,对于第二梯队的玩家而言,愈发需要加速抢占市场。

因此,各家都需要尽快寻找差异化生存的道路。

从此次IPO释放的信息看,顺丰同城方面认为,在第三方即时配送服务凭借公平、创新及开放的特点,符合更多正在建立自己专有获客渠道的商家需要。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从需求端看,第三方平台的顺丰同城可以将服务定义权交还给商家,同时以更高端专业的服务标准满足商家需求,特别是重视服务品质与体验的高客单价商家需求。

另一方面,无论是抖音、快手等流量巨头,还是商超到家、生鲜电商、社区团购平台,都需要一个脱离流量竞争关系的独立第三方配送平台的支持;甚至是美团、饿了么这类外卖平台,在高峰时段也需要第三方平台进行运力补充。

除此之外,从顺丰同城近日选择苏炳添做品牌代言人、徐志胜做首席Win健官,亦可窥见其正加码C端市场,并推动B端和C端业务融合的构想。

事实上,顺丰同城的布局不无道理。“顺丰同城在近场电商领域失去了社区团购的机会,所以开始不断在小B、C端发力。”业内人士透露。

据申万宏源测算,虽然全网快递依然有较高的履约效率和一定的不可替代性,但长期来看,即时配送的物流形式替代全网快递的比例大约会在15%-25%之间;而在一二线城市中,替代比例会达到近50%。

在一线城市,闪送、uu跑腿在小B、C端市场已经占据一定份额。据闪送工作人员介绍,在同城即时速递行业,闪送在北京等一线城市占据领先地位。“闪送在C端的业务已经覆盖应用场景,出现了许多情感订单,例如提供陪伴,喂猫、遛狗、修水管,撬生蚝等。”

值得注意的是,行业对小B和C端的争夺已经逐渐走出一线城市,进入下沉市场。

据闪送工作人员透露,品牌在2020年进入下沉市场后,由于闪送的价格由劳动力成本决定,三、四线城市价格明显低于一、二线城市,大部分三四线城市的起步价在8元左右,只有一二线城市价格的一半。

“与一线城市资源集中相比,二、三线城市小B商家缺少完善B2C链条的能力,市场相对广阔,但下沉市场C端用户价格更为敏感,也让企业成本承压。”物流行业专家解筱闻认为。

实际上,顺丰同城方面认为,第三方即时配送服务凭借公平、创新及开放的特点,符合更多正在建立自己专有获客渠道的商家需要。

成功登陆港股后,顺丰同城方面介绍,预计收取的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20.31亿港元,其中约35%或7.453亿港元用于研发及技术基础设施,约20%或4.259亿港元用于扩大服务覆盖范围(主要是下沉市场)以及扩大运力池等。

版权声明:123meigu 发表于 12月 14, 2021 6:31 下午。
转载请注明:顺丰同城上市首日破发 即时配送还是不是好生意? | 美股百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